旧事难堪。

苏唐。

最开始,橼邧阁●漠赴阁

“现在武林高手辈出。华某自感不能再胜任盟主位。所以。决定退位让贤。明天将会举行盟主大会。今天我们就各派之间随意挑战吧。也好看看各位之间的力。”高台上华岳穿着一席明黄和红色的华服。隐隐有着厚重的气势从他身上散发而出。目光扫过两排座位和座位后面的弟子们。但看到下手第三位的穿着紫衣的身影时。嘴角隐隐抽搐了几下。

  那是橼邧阁的阁主。橼邧阁以暗器出名。是江湖中做暗器最好的。由。前阁主苏橼邧一手创建。苏橼邧武功更是冠绝武林。有“武林第一侠士”的称号。娶了当初还是萳门的掌门华岳的妹妹——华磬。成就了一段佳话。两人生下了苏唐。后来宣布退隐江湖。让还只有14岁的苏唐接任了阁主。自己就去江湖快活去了。

  苏唐长得很俊郎。眉峰并不凌人。凤目自有一派风华。挺立的鼻尖。殷红的薄唇。皮肤很白皙。有做小白脸的潜质。但若有人敢这么说。相信他不会活过明天。因为武林人都知道。苏唐虽只有17。但武功也排得上靠前。而且。苏唐脾气也不太好…

  苏唐靠在座位上。再没心情听舅舅再说什么。直接睡了过去。

  柳桑摇了摇苏唐。苏唐揉了揉眼不满的向后望去“怎么。”

  “公子。擂台上是一个小门派的掌门。。她要向你挑战。”栖桐悄悄说着。

  苏唐抬头看去。那女人长得还算清秀。此刻一脸娇羞。

  他直接转头问柳桑和栖桐“你们两谁上。”声音清越。听着无比的让人舒服。

  她们两人眼睛都亮了。她们都很久没有机会出手了。

  “有人挑战你们就上。别打扰我了。”苏唐说完便又睡去了。完全不管旁人脸色。

  第一天就这样过去。夜里。萳门的现任掌门华岳和华磬的弟弟华硕来访。

  苏唐披着一身月色走向橼邧阁偏僻处的倾月楼。

  华硕转身。看着苏唐。眼色复杂“我们都希望你当上武林盟主。”华硕开口。一点都不拐弯抹角。

  “舅舅才30多岁。就不想当武林盟主。因为我们都知道。越在高处。就越有责任。也越累。他想过快活日子了。所以想把担子甩给我了?爹娘也是这样。现在。轮到舅舅了么。你们有没有想过。我并不想承担这些。”苏唐没有了平常的玩世不恭。脸上神情并不高兴。

  华硕沉默了好一会。才又缓缓开口“这些年。苦了你了。其实我们本意并不是如此。只是我们得到情报。漠赴阁的阁主也会参加。”

  苏唐一愣。江湖上几乎人人都知有这么个门派。唯一的杀手门派。只要你给出的宝物让他们满意,不管你想谁死。不管正派还是邪派。他们都会帮你办到。漠赴阁是从几年起才开始创建。才几年。漠赴阁就打败了其它所有的杀手门派。整个江湖也只有他们一家做杀手。据说漠赴阁也营商。富可敌国。能创建这样的杀手帝国的人。自然不是一般人。但如果让杀手帝国的掌权人当上武林盟主。自然不是好事。虽然武林的选拔正派邪派都可参与。但正派势力一直都是压过邪派的。所以没人担心。若是漠赴阁阁主也参加。那结果也就不一样了。

  “其实你们不用担心。就算他真的得了盟主之位。难道他还能干出什么对武林有害的事。我们反而该庆幸吧。至少漠赴阁不会再干出什么丧尽天良的事吧。就算到那时, 舅舅登高一呼。武林还不是一样会听他的。共同抗敌?既然选择要过自由日子。就全部放开好了。 ”

  华硕沉默片刻。飘身落在房顶。向远处离去。只是还没走几步,就有箭矢破空而来。

  “小舅舅。忘了告诉你了。橼邧阁新装修了。以后都不能走空中了。”苏唐笑嘻嘻的冲空中叫到。

  “臭小子!”华硕骂完这句。就赶忙落在地面。

  苏唐望着那处。恢复了平淡。眸中不断闪过情绪。最后垂下眼眸。呆呆看着地下那处“你明知道我不是啊。”

盈盈一水间。

3最终相见——我不想后悔。

  顾湖南看着背对着他的青年。眼神复杂。不知该说些什么。

  “我知道。你喜欢那个路知遥。但。孙梦琦能带给你更好的未来。她能帮你很多。”

  顾青树从落地窗前看到了外面的那片草地。阳光落下。绿的更甚。他没管身后的舅父说了什么。只心不在焉的想她应该喜欢这片绿地。

  “我不觉得我需要靠女人来获得我的未来。”终于。他沉沉开口。语气带着不悦。“路知遥是以后要陪我走完一生的人。希望您不要对她抱有偏见。我很爱她。”

  “但爱总有一天会消磨光的。你不该对爱情还存在想念。孙梦琦是最适合你的人。”

  “舅父。你难道没爱过吗。我父母亲在世的话。不会希望你做这样的决定。”

  顾湖南听他这样说。神色一紧。为了让他接受。他居然提起了他一直没谈过的父母。“她真的这样重要吗。你不怕后悔。”

  顾青树把手从口袋里拿了出来。看着手心里的那个小物件。突的一笑“是啊。很重要。如果我的妻子不会是她。我怕我将来会后悔。”

  顾湖南看着在玻璃上映出的青年的侧脸。又是一惊。以前他不是吗没笑过。但都是因为一些需要。笑容里全是敷衍。这样的笑容,好像自从他父母去世后。就在没出现。顾湖南不禁想。这个女孩到底对他有多大的影响。

  “我已经失去过一次了。舅父。这次。没有什么可以让我再犯错了。”

盈盈一水间。

2最终相见——等。

  行走在货柜中。路知遥直接看到什么拿什么。车子里都装满了。顾青树十分自觉的在后面推车,只看着前面的小女人微笑不语。

盈盈一水间。

2最终相见——他的眉眼异常柔和。

  路知遥拉开车门坐了进来。冲他笑笑。露出了两个梨涡。浅浅的。很可爱。
  顾青树有一刻的愣神。像回到了很久之前。最近的一段时间。他好像经常回忆过去。一遇见她。记忆就不断的涌上。控都控制不住。也没想控制吧。这些在美国时折磨得自己常忍不住的快哭的东西。在变成她站在他面前时。突然像最好的魔术师。一切不高兴全都快乐。知遥。我不会放的。我不会忍受以后没有你的人生。

盈盈一水间。

2最终想见——不负当初。

幸犁面色一紧。莫裴琛这样的俊杰哪个女人没幻想过。但当着顾青树这么说出。还是让她难看。

  “学姐。你真的要叫莫总来吗。这还有学长呢……”

  “够了。”幸犁还想做什么。却被顾青树打断。他的声音还是平稳。但皱起的眉还是看得出有点生气。

  旁边晟棠公司的人连忙来打圆场。顾青树吃到一半就把合同签了。直接走人。晟棠的人看幸犁明显有些愤愤。

  外面下起了小雨落在脸上微凉。路知遥不知怎的看起来挺高兴“总裁,顾汘下午要来。我下午要请假。她想吃火锅。我在家里做。”

  顾青树回头看了她一眼。嘴角带了笑意。“好。你多久去买吃的。”“四点。”“嗯。等那会我去接你。一起去选。”“路知遥本还想说不用。顾青树却已经抬脚走了。她有些苦恼。这人怎么一直都这样。  就不能听听她说什么吗。

  路知遥收拾了屋子。换了身干净的衣服。就下楼了。顾青树已经在楼下等着了。

  她的头发扎成了马尾。穿着浅蓝个白色的条纹衬衫。白色短裤。粉色的单鞋。看着像高中时的青春活泼。

  阳光还明媚。照在她大大笑脸。竟觉如此的美好。

杂。

他身上还是年少的味道。清雅淡然。她怀抱着他。背对着窗外的雷雨。就像回到了两年前他们在山洞里的那一晚。回到了在小木屋里无数个雷电交加的夜晚。好像时光从未在这两年从他们身上带走过什么。
  短短几面。连她都只有感叹他们之间的缘浅。但。还好。少年爱上了她。在她爱上她之前。

  因为不爱。只能退回。

你快问那个问题啊。问了我才好回答你。

有朝一日,你一定能得到你想要的。

“知遥。”他站在阳光底下这样叫她。已经好多年。

“顾青树。”回答已变。

百花歌。百华歌。

高雅如菊。百华歌。温柔雅致。

不会恋恋不忘。但会还有不舍。

“额。该说些什么呢。后来我遇到了一个女人。”

‘我相信有人正在慢慢的艰难的爱上我,别的人不会。除非是你。

你会得到安宁。当你不再跟自己过不去的时候。

我见过你的整个世界。我知道。

那是他明天的命运。今天。她的身边有医者。

比忘记更可怕的是。知道。却已不再重要。

终究不是那个人。所以不甘心。

后生好长。你好难忘。

我追求够了权利。但不能想象后来的日子没有你。我愿意被感情左右。时光还有那么长。

你是顾青树的舅父。我会尊重你。会努力得到你的认可的。为了顾青树。

你是怎么喜欢上我的。一见钟情?  不是。你刚来的时候我没怎么觉得。后来看你觉得一天比一天好看。最后好看到我不得不喜欢。   那要一直漂亮下去啊。

世人都想要最好的,而我。想得到我想要的。

阳光下的她是我偷偷地珍藏了一生的画面。

盈盈一水间。

3最终相见——我不想后悔。

  顾湖南看着背对着他的青年。眼神复杂。不知该说些什么。

  “我知道。你喜欢那个路知遥。但。孙梦琦能带给你更好的未来。她能帮你很多。”

  顾青树从落地窗前看到了外面的那片草地。阳光落下。绿的更甚。他没管身后的舅父说了什么。只心不在焉的想她应该喜欢这片绿地。

  “我不觉得我需要靠女人来获得我的未来。”终于。他沉沉开口。语气带着不悦。“路知遥是以后要陪我走完一生的人。希望您不要对她抱有偏见。我很爱她。”

  “但爱总有一天会消磨光的。你不该对爱情还存在想念。孙梦琦是最适合你的人。”

  “舅父。你难道没爱过吗。我父母亲在世的话。不会希望你做这样的决定。”

  顾湖南听他这样说。神色一紧。为了让他接受。他居然提起了他一直没谈过的父母。“她真的这样重要吗。你不怕后悔。”

  顾青树把手从口袋里拿了出来。看着手心里的那个小物件。突的一笑“是啊。很重要。如果我的妻子不会是她。我怕我将来会后悔。”

  顾湖南看着在玻璃上映出的青年的侧脸。又是一惊。以前他不是吗没笑过。但都是因为一些需要。笑容里全是敷衍。这样的笑容,好像自从他父母去世后。就在没出现。顾湖南不禁想。这个女孩到底对他有多大的影响。

  “我已经失去过一次了。舅父。这次。没有什么可以让我再犯错了。”

盈盈一水间。文案。

  很久开始相遇。第一次爱上。第二次别离。

  “你好。”“嗯。”

  路知遥。顾青树。慕奕桐。莫裴琛。顾汘。苏祁。

盈盈一水间。3

2最终相见——很难。
总有一个人。是你心上的朱砂

  路知遥拉开车门做了进去。莫裴琛摸了摸她的头。“怎么每天看你都看不够呢。”

  路知遥扑进了他的怀里。蹭了蹭。

  莫裴琛回佣她。“怎么了。”他总觉得她今天很依赖他。以前她从不会这样。嘴角都不自觉的翘起。

  “  你怎么对我这么好。”明知道她并不是多爱他。但还是愿意伴她左右。

  “没办法。。谁叫我这么久了。也只喜欢你一人。”明明说的无奈。声音里尽是甜蜜。

  “我。要跟你说件事。不准生气。”她抬头看他。带点小心翼翼。

  莫裴琛皱眉。“那要看是什么事了。”

  “顾汘她的表哥刚来伩城。还没找到房子。顾汘就让他先来伯母那套房子住会。”“那套房子不是你在住吗?你和他住在一起!”“他就是你那天晚上看到的那人……”“不准。你搬过来和我住。他是个男的!”

“我们还没结婚。”“你和他也没结婚。”“我们只是在一个屋里。”“我都没有和你住在一个屋里。”“好了好了。不是说了不生气了吗。我保证遵纪守法。为我的莫大男朋友洁身自好。我保证!”“……”“快开车吧。要迟到了。”

   莫裴琛看着她走进了公司大门。她一直有喜欢的人。他是知道的。但从没有去点破。只能尽可能的保持现状。但。他今天感觉的出。她有点不一样了。知遥。你到底还要多久才会完全接受我。我怕你会离开我。你爱的那个人。到底是谁。

  “路知遥。你先在销售部工作吧。今天中午和总裁去跟史华公司吃饭。”琴姐递给了一份文件。看着她的目光有些意味不明。“嗯。好。”

  “真不知道她走了什么好运。破格入公司不说。还能跟总裁一起去吃饭。”琴姐和旁边的女子说这话。声音并不刻意的减小。

  旁边几个女的也开始了冷嘲热讽。

  路知遥并没说什么。任由她们在那自娱自乐。

  她其实见到顾青树的时候就想离开了。但合同里自动辞职会赔偿一大笔违约金。不是她有能力偿还的。
  顾青树。何必呢。没你的日子。我其实过的……挺好的。是啊。挺好的。

  顾青树车子停在楼下。等着她。打开手机。桌面是他和她两的合影。很多年了。他还一直保存着。那时她手机里的照片全是他一个人的。她求了他好久才答应和她一起照相。点开了视频。里面是他们在外旅游时拍的。两人在一起靠着头幸福的笑着。他也开始笑着。暖阳照进窗户。落入他眼中。像湖里的碎金。在国外的每天。他只有看着这些。心里才不会难受的揪在一起。
  我。真的很想你。路知遥。别想躲开。我不想在回到那些日子了。几个月的在一起。回忆了四年了。够了。我想和你。有新的回忆。

  正想着这些的时候。不准时的小姑凉下来了。顾青树的眉眼异常的柔和。

  为她拉开了车门。两人在车上都无言。

  车子缓慢行驶。景色不断变幻。顾青树终于打破沉默“后天高中同学有同学会。你应该收到邮件了,我送你过去吧。”

  “啊。我好久都没看邮箱了。”刚刚在神游的路知遥这会才如梦初醒。

  顾青树叹气。但眼里却有几分宠溺“该说你什么好。重要的事你永远都会错过。”
  “后天吧。是在芩市吗。”“嗯。早点起来。”路知遥暗暗腹诽。我有那么懒吗。

  顾青树像是知道她在想什么是的临时不忘补上一句“你挺懒的。以前要不是我叫你你都不会起床。”也只有他才能叫醒她。也只有他叫醒她。她才不会发脾气。

  气氛突然降了好几个点。两人都住了口。从前。好久了。

  停在了酒店门口。今天是晟棠公司庆祝与栖俞在美国时的一次合作。顺便也谈谈下一次的合作。

  到包厢时已经有人多人坐着了,还未坐下。就有一女子站了起来热情的打招呼“学长。”

  顾青树微愣。伸手与她礼貌的握了我。

  “学长不知道还记不记得我呢。我叫幸犁。”女子脸上画着厚重的妆。衬得更加明艳。眼睛闪亮。期待着顾青树的回答。

  “抱歉。不记得了。”顾青树是一贯的清冷。
  “我们曾经一个社团的,”女子明显有点失望。

  顾青树还是没印象。倒是路知遥想起来了。“老板。幸犁曾经给过你情书。”路知遥平平淡淡的说出。顾青树却笑着看了她一眼。黒眸亮亮的。路知遥说出来口就后悔。主角都不记得了。她却记得。这说明什么。

  幸犁被说出了以前的事。悄脸一红。却发现顾青树的注意力全没在自己这。不由有些微恼。她进公司时与顾青树的项目已经完结。这次听说要与顾青树吃饭。好不容易才争取到这个机会。她想看看当年自己喜欢的少年到底还够不够自己喜欢。她已经长得很好看。公司里的男同事也不断追求她的。她也认为能有足够资本能的他的青睐。但如果顾青树已经变了……这种想法很自私。但她还是来了。

  “这是路知遥学姐吧。我听说莫氏集团的莫总是你的男朋友呢。学姐你可真幸福呢。多少女人想见到他一面都难呢。”幸犁也是聪明人。看顾青树个路知遥之间的氛围。故意说了这句话。语气微讽。直接说路知遥是攀高枝的女人。

  “看来幸犁以前去找过裴琛啊。但是没见到?要是你实在想见。我可以叫他来的。”路知遥淡淡说着。全然不在意幸犁咄咄逼人的话语。